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在线炒股配资交易
送别宗庆后,平民吊唁首富

发布日期:2024-03-23 18:32    点击次数:199

  普通人,告别普通人。

  “‘小胜于智,大胜于德’,尽管宗老的传奇已落幕,但他的影子仍有余晖。”

  2月28日,娃哈哈集团下沙基地门口,杭州拱墅区市民于先斌,在《21CBR》记者的镜头前,读着他给宗庆后的一封手写信。

  信纸被连绵的雨水打湿。

  “昨晚11点写的。”于先斌说,“我没有口才,自己想说的,一时之间也说不完整。写下来,思考时间可以长一点。”

  当日上午10时,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的追思会,在基地礼堂举行,仪式仅对定向预约者开放。

  一门之隔的10号大街上,人们从天南海北赶来,送宗老最后一程。

  这是一场普通人对“普通人”的告别。

  1

  我本凡人

  “我和宗老有过一面之缘。”于先斌笑着说道。

  那是好几年前的一场经销商会议。

  “家里以前是开超市的,我还没有资格当他的经销商,只是跟着一个经销商朋友到了会场。”

  于先斌向围聚在一起的人们分享,“最大的印象就是,那么一个功成名就、身家(近)千亿的人,却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。很平易近人,像普普通通的人一样。”

  “我也见过他!”一个小伙子凑上前,“16年的时候,见过两次。在萧山的会展中心里面,我当时是服务员。”

  他是福州人,从小喝娃哈哈长大。现在刚好在下沙工作,特意请假来为宗老献一枝花。

  “开杭商大会,他在二楼用餐。1米7左右,穿得很普通,一双黑布鞋。”

  说着,他开始用手比划,“我离他很近,大概也就四五米,不过不敢跟他说话。他没架子,对服务人员也有礼貌。”

  2010-2013年间,娃哈哈正值高峰,宗庆后三度问鼎福布斯“中国首富”。他时常一身黑衣,穿几十元的布鞋,也因此被人叫做“布鞋首富”。

  “我在农村待了15年,当时饭也吃不饱,衣服也穿不暖。企业是通过老百姓艰苦创业创起来的,我还是应该养成勤俭习惯。”宗庆后说过。

  他在自己传记的序言中写道——“我是一个普通人,从底层崛起的凡人。幸运的是,我生于一个大时代。”

  “普通人”宗庆后,永远地离开了。

  “觉得很可惜,说实话,像我们浙江,特别是杭州,如果有多几个像他这样的人就好了。”

  于先斌说,自己这几年不开超市了,陪儿子在杭州创业,“宗老身上的创业精神,可以鼓舞新一代的年轻人。愿他在天之灵,能够荫佑我们浙江几百万的中小企业。”

  “我没见过宗庆后。”安徽人陈兵告诉记者,在短视频里看到宗老去世的消息,他决定在追思会之前赶到杭州,以个人名义献上了一个花圈。

  “想说的话,已经在这上面了。”他反复整理花圈,上面写着“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。”

  2

  亲如家人

  追思会的举办地——娃哈哈下沙基地,是集团全国55个生产基地中,生产品种最多的一个,有AD钙奶、非常可乐、益生菌等产线。

  一大早,门前的绿化带上,就摆满了白色花束,还有整齐码放的AD钙奶、营养快线等。

  不断有外卖小哥,冒雨把远方的思念送来。

  人潮涌动中,一辆小型货车开过,里面坐着几位工人,肃穆的鸣笛声,持续了7、8秒。

  “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,有个项目跟娃哈哈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。”

  李为乐告诉记者,“眼看项目落地在即,宗老突然离世,我们公司上下都很悲痛。”

  他在工作场合,见过宗老多次,“为人谦卑,话不是很多,但特别务实。”

  “做生意的,一类是生意人,而宗老是真正的企业家。”李为乐说,“他是我们浙江优秀企业家的代表,也是我们浙商学习的榜样。”

  下午3时左右,基地门口的人群渐渐散去。张丽梅来到花坛边,远远朝着礼堂的方向,双手合十,拜了三下。

  “我刚下班过来。”张丽梅告诉记者,她曾是娃哈哈工厂的员工,在生产线上做AD钙奶的奶瓶,从2003年开始,一干就是17年。

  “在车间干活,肯定是看不到他(宗庆后)。每年的年三十,我们都会跟他见面的。”

  娃哈哈奉行“家文化”,一起吃年夜饭的传统,延续了30多年。

  “每年,宗老都会亲自发红包,生产线上的员工每人500。”张丽梅回忆,“我还记得,有一年他是围着红色的围巾,下来给我们发的。”

  在娃哈哈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——不辞退45岁以上的员工。

  “老板要关心员工的利益,关心员工的小家,让他没有后顾之忧。”宗庆后一直在帮员工解决两件事,一是住房,二是小孩子的读书、看病。

  “我想对他说,这一辈子太操劳了。”张丽梅的眼睛有了泪水,她不明白,老板不缺钱,为什么不去检查身体?“公司每年都组织员工做全面检查,不用自己掏钱的。”

  3

  后继有人

  由于人流管制,原定对市民开放的追思会,改成定向预约、凭码进入。不少前来送行的人们,被失望地挡在基地门外。

  廖楠抬头努力向里张望,他是宗庆后的老邻居,现在是一位私募基金从业者。

  “他之前住在解放路那边的老小区,我经常能看见他和宗馥莉。”

  对于宗馥莉,廖楠的印象是,“挺好强的,也很好学。”

  “我们在一些省政府的会议上,见到过宗馥莉。”在李为乐眼里,宗馥莉这位年轻一代浙商,有思想,有个性,乐于接受新事物。

  不足百米之外,基地三楼的追思会上,宗馥莉哽咽追忆了宗庆后。

  “父亲是一个善良、充满大爱的人。”她说。

  “他经常说‘我的人生目标很简单,就是踏踏实实办企业,让员工安心工作舒畅生活,为国家多创造利润,为民族富强尽绵薄之力,为实现中国梦尽一份责任’。”

  如今,这份责任压在了42岁的宗馥莉肩上。

  2021年底,这位创二代已出任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  2月23日,宗馥莉又接替宗庆后,任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、经理。

  “曾经,他的肩膀是我看世界的瞭望台,如今,我的双手将会成为他续写饮料传奇的笔耕者。”宗馥莉如是说。

  追思会于28日上午11点30分结束,杭州的雨,还是没停。

  (于先斌、陈兵、李为乐、张丽梅、廖楠为化名)



实盘配资公司 在线炒股配资交易 手机炒股配资公司